您現在的位置:正源學校>> 媒體看正源>> 媒體文章>>正文內容

《教育家》雜志:給留守兒童一個 “溫暖的家”——訪耒陽市正源學校校長羅湘云

22? |? 封面人物
?
給留守兒童一個 “溫暖的家”
——訪耒陽市正源學校校長羅湘云
?
文|吳爽?策劃|王賽
?
2020年7月,湖南耒陽市正源學校(以下簡稱“正源學校”)考生鐘芳蓉以676分的成績,名列湖南省2020年高考文科第四名,選擇北大考古專業,在網上引發熱評。像鐘芳蓉一樣,在她的母校正源學校,16000多名學生多是來自農村的留守兒童,近九年有13名學生從該校考到清華大學、北京大學。
正源學校是一所全封閉式、全寄宿制的十二年一貫制民辦學校,矗立在青麓山中,群山環抱,空氣清新,校園內奇石異草相映,綠地花木參差,涼亭水池相間。正源學校校長羅湘云介紹:“學校建筑淳樸自然,枝繁葉茂的花草樹木是原生態景觀,這與學校‘順其自然’的辦學理念相呼應。”
為了讓學生在學校吃得好、身體好、學得好,校長羅湘云從學生的每一堂課乃至每一餐飯,都實行精細化管理,力求給留守兒童一個“溫暖的家”。

?

營養均衡,讓學生吃上“放心餐”
守護學生“舌尖上的安全”,讓學生吃得健康放心,是羅湘云辦學的頭等大事。
羅湘云曾經是耒陽市二中的一名政治教師。那時,他在家里做飯,兩次因為蔬菜殘留農藥中毒。食物中毒的記憶,引發羅湘云對辦學的思考:孩子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食品安全來不得半點疏忽,如果吃了有毒食品或含有大量食品添加劑的食物,孩子們身體壞了,教育還有意義嗎?
十六年前,在正源學校創辦之初,羅湘云在學校面包房,發現一個鐵罐里裝著大約5公斤橙色顏料。他問面點師傅:“這是干什么用的?”面點師傅告訴他:“用于蛋糕著色。”羅湘云隨即叫來采購員趕緊退貨,若退不了就倒掉。面點師傅說:“如果沒有顏料,蛋糕就做不成好看的黃色。”羅湘云反問:“為什么蛋糕要是黃色的?”面點師傅解釋說:“放養的土鴨蛋一般是紅心的,但圈養的鴨蛋是清一色的淡黃色。如果不用顏料,要作出黃色的蛋糕,就必須用土鴨蛋,成本將大幅增加。”羅湘云跟采購員說:“以后就要到鄉下去買土鴨蛋,一個地方不夠,就多走幾個地方收購。”自此以后,正源學校一直堅持買鄉下的土鴨蛋。
面包房的食材里少不了面粉,可是,師生們發現正源學校的包子、饅頭等面食雖然口感好,但沒有校園外一些包子鋪里的包子“白白凈凈”。羅湘云告訴記者:“正源學校的面粉是全麥面粉,加工粗糙,營養丟失少,而精白面粉是經過精加工甚至摻入了滑石粉等添加劑,外觀好看。”
正源學校食堂盡可能使用生態有機食材。豬肉作為主要食材之一,少部分由鄉下的正源豬場提供,大部分從散養農戶包括學生家長家里收購,自己屠宰,全部校內消費。羅湘云說:“自宰豬肉,不僅口感極佳,而且完全放心。因為屠宰過程太過麻煩,學校曾在高中食堂使用了一個月的某品牌冷鮮豬肉,沒有師生反應不好,決定全校使用,不再自己屠宰。為慎重起見,我們把兩種豬肉分裝兩個盤子清蒸,甚至沒放鹽,請五位老師品嘗。結果,老師們不約而同指著自己屠宰的豬肉說,這個更好吃!從此,學校決定把自己屠宰的放心豬肉作為師生們的主要菜品,每天殺豬十幾二十頭,煮米粉,做包子、炒肉、扣肉、粉蒸肉,師生任吃從不限量。”
水豆腐、油豆腐、豆漿、豆腐腦已經成為正源師生的“搶手貨”。學校教師陽麗娟直言:“一直以來,正源學校放棄2元一斤的外來大豆不用,而是使用本地產3.4元一斤的六月小黃豆,用傳統的方法制作豆漿、豆腐、豆腐腦。學校的純凈水、米粉、咸菜、紅薯粉皮等都是自己加工,師生們吃得很放心。”
現在,正源學校每天有四臺大貨車在外采購新鮮食材。
正源學校5個食堂直屬學校管理。不對外承包,不以贏利為目的。羅湘云說:“在正源這個大家庭,大部分學生的父母在外務工,收入也不錯,但也有小部分家庭貧困。為了讓大家建立平等、友好、互信的同學關系,正源食堂就餐實行費用包干制,不用現金不刷卡,肉、魚、蛋不限量。這種就餐模式,既保證了學生的營養需要,又利于克服亂吃零食、亂花錢的壞習慣,消除攀比心理和家庭優越感。”
長期以來,羅湘云拒絕開學校食品超市牟取暴利誘惑,偌大的校園內除了開設三個小水果吧經營放心水果和學校自制蛋糕、面包外,沒有零食類商店,日常生活用品由學校統一配發。學校分管德育的校長助理蔣智敏說:“學生宿舍的棉被,均由學校購買優質棉花手工定做,從源頭杜絕‘黑心棉’進入學校。讓學生睡得溫暖舒心、安全放心。”
學校配有130多名生活教師,有的是內聘的教師家屬,也有些是外聘的學生家長,他們與學生生活在學生公寓.負責學生生活的管理和指導。學生就餐實行一天四餐制,早餐有米粉、稀飯、包子、饅頭等,中餐和晚餐以豬、雞、鴨、魚、蛋為主要食材,夜宵則是水果、面包、蛋糕、八寶粥等學生膳食豐富多樣,營養搭配合理。
學生羅建平的家長在提到學校食堂時說:“以前孩子很瘦很瘦,被他人叫‘小猴子’,現在孩子長得很健壯,這離不開學校合理的營養搭配。
?
分層教學,不是“厚優秀,薄后進”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曾強調:“通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提質增效,精準分析學情,注重差異化教學和個別化指導,解決好學生學習上“吃不飽”、“消化不了”、需求多樣等問題;......堅決禁止分班考試,劃分快慢班、重點班,把學生分為三六九等,要實行均衡編班。”
在正源學校,羅湘云結合學生實際,經過大量調查、反復論證后提出“分層教學”。但是,這是否意味著分“快慢班”呢?
羅湘云對此回應:“有些學校,在師資不足的情況下,出現骨干教師教快班、一般教師教慢班的現象,甚至也出現快班上課、慢班放假的情況。但是,正源學校的分層教學。本質上是“因材施教”。不同學生的知識水平和接受能力是有差異的,承認差異并予以重視,才能充分尊重學生個性,不斷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使各類學生需求得到滿足,使全體學生的素質得到提高。

怎樣才能做到“因材施教”呢?首先,正源學校實行偏小班化教學,嚴格控制班額,避免超級大班的種種弊端,全面提高學生成績和育人質量。其次,實行分層編班,在此基礎上分層備課、分層授課、分層作業、分層輔導、分層測驗。這樣,既有利于保護后進生的學習興趣、學習信心,迎頭趕上。又有利于使有潛力的學生追求更高的目標。

以數學為例,高考數學學科最可能得高分,也很可能得低分而拉開考分距離,而且數學對開發學生智力,培養學生抽象思維能力,進而提高學生數學素養以及個人綜合素質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學生進校時,不同農村學校來的學生,數學成績參差不齊。羅湘云舉例:"正源學校創辦的第二年, 2006年,初中一年級,在全市小學語數聯賽中,入圍我校清華班(耒陽市前150名以內)的學生,數學平均成績達到90.3分,入圍奧賽班(耒陽市前950名內)的學生數學平均分則為75分。沒機會參加聯賽的學生,數學成績的差距就更大。如果高分低分混合編班,數學老師授課,是按90.3分的接受能力講難題呢?還是針對75分的學生講中難題?或是針對基礎較差的學生放慢速度、降低難度?當然,一般情況下只能針對中等水平的學生授課,但這就明顯會導致高分學生學習太輕松,上課索然無味,同時有近三分之一的學生學習吃力,對數學產生畏懼心理,進而失去學習興趣。’

正源學校結合學生學科成績的實際情況,分別組建了基礎班、奧賽班、英語班、清華班、數學班、重點班等不同類別的班級。比如:學生英語成績較差,就分到英語班,由優秀英語老師任班主任。一般情況下,成績好的班級,側重年輕老師任課。成績相對較差的班級、或者偏科班級,由教學和管理經驗豐富的老教師執教。
有家長擔心:這種分層教學,會使學生產生壓力,滋生自卑心理,不利于學生快樂成長。羅湘云認為:其一,“分層教學”其目的不是“厚優秀、薄后進",而是為了“條條大路通羅馬”。是為了尋找適合不同學生起跑的不同起點,尋找適合各類學生的不同大路,讓他們都能夠跑得更好、更快、更遠;其二,“分層教學”的分班不是依據單一標準來定,而是依據學習態度、學習習慣、學習水平、各科均衡與否等多項指標來核定,確保分層教學整體提升的可行性;其三,“分層教學”的師資不厚此薄彼,采用“一體相連,對點強化”來調配,班級弱項學科對點配置強項教師;其四,“分層教學”的教學業績評價不以班級排名論定,而是實行動態評估方式,以各班自身發展比率為核心參數,兼及教師的常規工作落實情況。
為確保分層教學的優秀師資,正源學校高中教師一般要進行4年一輪的“大循環”,即從高三年級直接下到“準高一”即初三年級。羅湘云表示:“這樣,可以使準高一年級的教學定位更準確,也有利于穩定優質生源。”同時,正源學校還利用一切機會向兄弟學校學習,與名校建立合作伙伴關系。正源學校曾組織全校教師去江西臨川一中、臨川二中等名校參觀學習。正源學校作為長郡中學的合作學校,每年都要派多批次教師直接參加他們的教研活動。學校教師在走上講臺前,往往要仔細研究長郡的衛星遠程直播課或錄播課,確保授課定位準確、內容充實。對于排名靠前的班級,則選用長郡等名校的課外輔導資料和試題,每學期都會派幾批學生去長郡參加各種考試。
在處理學科奧賽和高考之間的關系上,正源學校既重視奧賽,但又不惟奧賽。羅湘云強調:“學校的培養重點在于培養學生的自主學習、自主探索精神,希望學生能在高中養成良好的自學能力,為終身學習奠定堅實基礎。”
無論在學生生活還是學習上,針對一些獨生子女被嬌生慣養的現狀,從正源學校創辦的第一天起,羅湘云就提出了“進校即思進取,怕苦莫來正源”的口號,以倡導正源教師吃苦耐勞、勤奮工作的教風和正源學子勤奮好學、勇于進取的學風,并以身作則,使它逐漸成為了全校師生的共識。
多年來,正源學校高中學業水平考試和高考,屢獲湖南省教育廳和衡陽市教育局表彰,羅湘云篤信“這是分層教學的成功”。
?
教育改革,腳踏實地才能行穩致遠
1917年,毛主席在《新青年》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體育之研究》的論文,提出了著名的體育思想:“欲文明其精神,必先野蠻其體魄”。
在正源學校,天剛蒙蒙亮,同學們就得起床晨讀、晨練,課間跑操也是每天的必修課,加上體育課和各種體育競賽,給學生充足的鍛煉機會,確保學生有過硬的身體素質。
為了讓學生走進自然,磨練他們自信、自強的意志,正源學校每學年都要組織學生春秋兩次遠足活動。羅湘云提出“一日兩千,一生康健"的口號,他說:“正源學生的運動量,平均每天不會少于4000米。高中運動會5000米長跑比賽,報名并全程跑完者往往一個年級有幾十人。短短幾年,正源有10多名學生考上民航和空軍飛行員。”
此外,從2008年開始,正源學校每年出資組織部分優秀學子參與“北京勵志行”社會實踐活動。羅湘云說:“通過參加天安門升旗儀式。幫助學生增強愛國之情;通過游清華北大,讓學生感受高等學府的氛圍,幫助他們樹立遠大理想;通過游奧林匹克公園,讓學生切身感受更高、更遠、更強的體育精神,感受現代科技的進步和國家的強盛;通過游覽圓明園和盧溝橋,警醒學生勿忘國恥;通過游長城,讓學生領會中華民族堅韌不屈、百折不撓的品質和精神,讓學生擁有一種朝著目標奮勇前進、不達目標不罷休的斗志。孩子們每到一地,都會萌生無限憧憬和滿滿的內在動力,目標更明確,理想更遠大,很多人更是走出了個人這個狹小的圈子,胸懷家國天下。”
在羅湘云看來,一所名校,離不開拔尖學生的培養。“多個耒陽市文理科狀元,一個衡陽市理科狀元,一個湖南省理科狀元,十三個清華北大生,一大批名校學生,包括7個民航飛行員和3個空軍飛行員,充分說明了正源學校具備培養國家一流人才的管理團隊和師資力量。”羅湘云說。
拔尖人才培養,羅湘云提出兩個“關鍵”:文科抓閱讀,理科抓競賽。
羅湘云進一步補充道——
“文科抓閱讀,為學生學習其他學科、提高閱讀理解能力夯實了基礎。在正源學校,小學三年級精讀《西游記》,四年級精讀《水滸傳》,五年級精讀《三國演義》,每周兩節課,書讀百遍其義自見。”
“再比如英語,正源小學部用英國教材成人版《新概念英語》幾乎所有小學畢業生,都會把《新概念英語》第一冊144課倒背如流。進度快的,在小學就開始學習《新概念英語》第二冊了。”
為了提高小學生的閱讀興趣,正源學校還經常組織一些課外閱讀知識競賽、閱讀搶答比賽、情景表演等活動。正源學校在學校交流大廳設立了近500平方米的開放式閱覽室,不用辦理借閱手續,學生可以利用課間課余時間前來讀書,各種中外名著、少兒讀物、各種報刊雜志應有盡有。
當前,我國的課堂教學不乏老師講得多、學生練得少的現象,滿堂灌的教學模式,重視知識的傳授,忽視了對學生能力的培養,一些學生的作業要在家長的監督和指導下完成并簽字。
羅湘云坦言:"有人習慣對學生做題和考試存有偏見。把學生做很多題說成是題海戰術,把做題的學生比喻成考試機器,把會做題的學生說成是高分低能。”對此,羅湘云并不茍同,他認為:“大部分考試題的內容都源于社會生活,作業和考試,就是利用課堂學到的知識來解決實際問題的過程,孩子們倘若從小養成理論聯系實際、把知識轉化為能力的良好習慣,在未來更可能于考試中金榜題名、在工作中事業有成。”
鑒于此,羅湘云要求所有學生自學和做題時間不得少于老師講課的時間,老師講一堂課,至少要配套一節學生自主學習課。為了調動學生的解題積極性、解題準確度和解題效率,正源學校借鑒衡水中學等外地名校經驗,提出了“作業考試化,考試分數化”,學生學習成績大幅提升。
文化課的學習是每個學生的必修課,對于這些農村的留守兒童而言,藝術課也必不可少。羅湘云指出:“藝術不是有錢人的專利,藝術應該屬于全體孩子。藝術不是所有學生追求的職業,但卻是每一個學生應該具備的素質。”正源學校建設了專業的鋼琴教室、古箏教室、二胡教室、話劇教室等,舞蹈練功房可同時容納兩個班學生,美術和書法專業教室十幾個。為進一步促進體藝活動的開展,學校將活動納入課表,安排專業教師跟班指導。同時,分學部組建了書畫班、合唱團、古箏班、武術隊、田徑隊、籃球隊、排球隊、乒乓球隊、龍獅隊等。
2015年5月,正源教育集團在紐約登記注冊。羅湘云表示:“在美國建學校,旨在通過創辦中小學、幼兒園、職業技術學院及其實訓基地等教育機構或與教育相關連的機構,廣泛聯系和吸引中美教育界人士和關心中國教育發展的社會各界人士,為中國教育發展助力,也為這些留守兒童未來的留學和就業提供平臺。”

如今,從正源學校走出大批優秀的畢業生,這讓羅湘云倍感驕傲,他說:“留守兒童在思想上更加獨立,性格上淳樸、可塑性強。對農村留守兒童的教育,既要立足高起點、高標準和高期望值,為國家和民族復興培養更多頂尖人才。同時,也要腳踏實地,把大多數孩子培養成有理想、有信念、有文化、有技術的普通勞動者。”

?

?

?

?

?

?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民彩网(湖北)集团有限公司